金车文教基金会:【我记得 我从未忘 黄武芃油画展】

浏览量803 点赞568 2020-05-29
金车文教基金会【我记得 我从未忘 黄武芃油画展】金车文教基金会:【我记得 我从未忘 黄武芃油画展】
    展期

    日期:2016-05-07 ~ 2016-06-26

    地点

    台北市中区南京东路2段1号3楼

      挥洒生命的诗篇  黄武芃展现自我

      黄武芃,现为台湾师範大学特教系资优美术班学员,展览经验丰富,作品也广为国内外美术单位典藏。生于台中的他,因为母亲从事贸易工作,而跟随着母亲于国外奔波,直到上小学才固定在台北唸书。对于国高中体制学习无法适应,就读大安高工时,获支持实行「在校自学方案」。学校曾协助举办油画个展,而展现其美术天赋,在校师生们亦为之惊豔。于今,悠游于台师大中自选文学与艺术课程,并共修英﹑法﹑日三门语言,不断的学习并精进自我。

      艺术家黄武芃从小喜好阅读文学作品,从国中开始对汉文学产生极大兴趣,并希望从汉文学延伸出一种带有其特色的创作方法。创作古诗词作品,从五言至七言绝句到破除格律书写赋文,并融合日本文学及西洋文学等,开创属于全新视野的新诗文作品。而我们也可以时常见到诗在武芃的画中出现。一起来欣赏武芃的诗作。

      《江上一帆》
      千树烟火,一帆春色琉璃,妖妖跋扈。
      花木弥生,未逢南夏秋更,时兴叶月。

      《常夜间,红男绿女》
      斑斓小径,花开富贵荷锄,一竿竹影。
      三千时空,旧时积林蓊郁,常夜之中。

      《人间缀.百鬼夜行》
      山下白雨,山上细线如雪,夏目轻濛。
      古寺人间,奈良妖怪小逕,履之寂寞。
      黄昏日没,江户夜里红笼,神发奕焕。
      隐里之人,邀君燧灯夜行,与其癫癫。
      百鬼狂欢,宴乎如风暴雨,歌曰今夜。
      张狂巡礼,疾走碧宇村间,徬徨一餐。
      业已忘忧,人妖幻想之境,星间飘流。
      尘嚣妙术,不知隔年隔夜,兀自私语。
      浮生三世,不过樽前杯酒,形象虚实。
      斛底昨夜,锦衣彩霞斑斓,譬若晨梦。
      妖幻之际,弗觉从时之戏,魅惑狐迷。
      俯首弄今,神祇无常释恋,飞花落叶。

      美术天分优异 

      在美术性向上,虽从未正式接受过任何师资培训,但却得到很多艺坛画家前辈的关怀指点,对于武芃的作品相当讚叹于其本身自由奔放的个性化且自信的创作力﹑不受限于体制格局﹔加上喜爱的北宗重彩等亚洲元素薰陶下,注入其绘画中自成独特艺术语言,画风自由度中乱中有序,表达主题明确而不用古法,每一成长时期皆有其随性之鲜明特色。目前对于台湾社会政治运动风气下,开始藉由时事作一系列人物特写与事件纪录,作为现实艺术与现实融合之生活体现。近年来,更尝试创作立体作品,藉由不同媒材的承载,诉说自己对于这个事件的想法。

      小学的时候,曾经涂鸦过漫画,以当时大家耳熟能详的「小朋友齐打交」为主题延伸,而从小学五年级就开始接触素描。在一次偶然的机缘下,武芃的妈妈因大学同学的介绍将武芃引荐予杨永福老师,进入杨老师家中时,恰巧老师正在做画,油画的特性,引起武芃的兴趣并时常练习。

      「母亲应该要做个水龙头,不一定要依循体制,需要的时候再打开,不要的时候再关起来,不要加以限制」杨永福老师这幺说。这番话也像是为武芃的妈妈打了一剂强心针,让她了解到「原创性的理由是非常简单的,不要用世俗的眼光去看待、也不要用现有的体制去加以规範,这样反而侷限了武芃的发展。」

      细说展览主轴

      此次个展的主轴为「论现实与神话在作品中的异形性」,在大大小小的『事件』中,发现了台湾的独特性,创作开始注意到与现实接轨的可能性,因为神话学的研究,体悟『神话』是一种精準的语言,每当重大『事件』发生时,『神话』就会产生或是改变,相当地反映现实,甚至应当直接形容:「神话就是现实」。

      当『现实』被以变形的方式记录下来时,它已成为了『神话』。神话中有『帝』,现实亦然,当下创作祈能连结起一个现代版的山海经,山海经所述说的神异世界,就可以是我们所处的当下。创作表达旨在连结神话与现实的关係,使其现代化,从而试图建立起一个『台湾现代神话』。

      武芃对《山海经》这样的神祕文化非常感兴趣。根据《山海经》中的记载,「逐鹿之战」最终是黄帝获得胜利,但在武芃的作品里,「炎黄大战」是以「学校进行民主选举的形式」呈现,『炎帝』为数届当选者,『黄帝』则以挑战者的姿态出现,世上无处不帝。相同的概念应用到我们所处的世界,现实亦可能成为神话,以画作「百亿县长」为例,「百亿县长」处在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住在越住会越大的房子里,手舞足蹈,自为歌啸﹔当现实被武芃以变形的方式记录下来时,它已然成为了神话,神话中有『帝』,现实亦然,当越来越多『帝物』被武芃集合起来时,武芃希望将此连结起一个现代版的山海经,山海经所述说的神异世界,就可以是我们所处的当下。

      古人的文化不仅仅是古人的,也是我们重要的文化资产。武芃旨在连结神话与现实的关係,使它不单能以古人的型态出现,还能现代化,现在我们做了这些,仍还没结束,这仅仅只是开端而已,透过武芃的创作﹑让观者得以理解他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