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车文教基金会:【张文坚–金属雕塑展】 绣色尘埃与铁方舟

浏览量393 点赞601 2020-05-29
金车文教基金会【张文坚–金属雕塑展】 绣色尘埃与铁方舟

《拭尘-拼图》74x76x5cm,铁材焊接、不锈钢焊接、工业喷沙、抛光,2016

金车文教基金会:【张文坚–金属雕塑展】 绣色尘埃与铁方舟

《拭尘-飞行结构》76x21x54cm,不鏽钢、铁材焊接,2016

金车文教基金会:【张文坚–金属雕塑展】 绣色尘埃与铁方舟 金车文教基金会:【张文坚–金属雕塑展】 绣色尘埃与铁方舟
    展期

    日期:2018-09-08 ~ 2018-11-04

    地点

    台北市大同区承德路三段131号4楼

      张文坚–金属雕塑展
      展期:2018/09/08(六) –11/04(日)
      开幕:2018/09/08(六) 15:00
      时间:週二至週日 早上11点至下午6点
      地点:金车文艺中心承德馆
      地址:台北市大同区承德路三段131号4楼
      电话:(02)2595 9650
      官网

      文/黄郁婷 图/张文坚

      ▶ 绣色尘埃与铁方舟 ◀
        以金属的冷硬质调,呈现儿时的玩物回忆,从物件中探究自身的缅怀仪式。
      ❐ 与雨共存 ❐

        前往东海大学採访前,张文坚提到雕塑焊接教室雨天会有小瀑布与流水。当日到达现场,艳阳高照,前几日的大雨在工作室地板留下一小摊积水,空间独立于东海大学附中的运动场排水墙旁搭建而成,内部看得见长满绿藻的斜墙,配上金属的铁门、加盖的天花板,可说是个隐蔽的创作基地。
      ❐ 独锺金属 ❐
        来自澳门的张文坚,第一次接触雕塑是高中时期在澳门艺术博物馆,担任雕塑体验课程的助理,协助教学石膏、玻璃纤维等翻模技巧,这期间启发了他对于立体创作的兴趣。在台湾就读东海大学与研究所时,便开始跟着学长在外打工,担任翻铸厂与模型的助手、以及装置艺术工作室玻璃纤维 (FRP)製作,他耳濡目染工厂师傅的台语口音,访谈间台式语助词「嘿呀」不时冒出来,让人备感亲切。

        在大三接触到複合媒材与雕塑,张文坚选择了雕塑成为主修。谈起对于金属媒材的独锺,他表示工法的多样性是令他特别着迷的一个元素,包含喷砂、鏽蚀、焊接...等各种方式去处理作品的内部架构及表面肌理。有阵子他沉迷于焊接,曾一天内焊完两包焊条的纪录,在强光与铁屑纷飞的状态下挑战身体临界点,在这之后他不特别执着于大型创作,逐渐发展出自己的创作脉络。
      ❐ 念旧,恋物 ❐  

        张文坚的系列创作多以童年记忆中的玩具为发想,拼图、塑胶雪花片...等,都是童年时期在外地工作的父亲,回家时带给孩子的礼物,他将这些物品收藏起来,也放进创作的元素当中。有阵子喜爱相片机、从学生时期到现在,习惯于捡拾石头与物件期望能有朝一日有机会放进物品当中,张文坚说:「我念旧也恋物,总是在整理自己的空间时发现不知不觉间屯了这幺多东西,却难以取捨要丢掉什幺。」

        在这次展出的作品当中,有《尘埃》及《铁方舟》系列,其中尘埃系列又分为「积尘」与「拭尘」。「积尘」顾名思义尘埃堆积,例如作品中的《积尘-蛹结构》以金属雪花片建构而成蛹的形状,表面随时间产生鏽蚀,鏽的渐变形成与尘埃的堆积雷同。展出作品中的《拭尘-拼图》则为「拭尘」系列,以拼图作意象,将不鏽钢表面进行喷砂方式处理呈现雾感,局部拼图再抛光,如同擦拭过后光洁明亮,与雾面质感形成对比。
      ❐ 铁方舟的物种 ❐

        《铁方舟》计划起于2016年,张文坚画下一个蓝图,预计以四个小故事去发想,目前已製作出的作品分别为《听风草》与《鳞次郎》。《铁方舟》计划的命名源自于《圣经·创世纪》中的典故「诺亚方舟」,当中描述诺亚建造一艘巨大的方舟,保留世上的各个物种,以逃过上帝为惩罚世人将引来的大洪灾,张文坚认为:「保留物种与物件,是人性的一种眷恋,这样的心理状态是种浪漫。而『铁方舟』系列作品,出自于我对于铁材的感情,同时以『物种』的字词延伸对金属创作的眷恋。」

        《听风草》以铁製竹蜻蜓,置于玻璃试管中,规矩排列于墙面,如同建案围墙外的植物墙。「听风草」不存于现实当中,是张文坚的方舟物种,他自创一种金属植物,像植物须水方能存活一般浸泡于针车油当中。螺旋的叶片,譬如竹蜻蜓般是旋转、放手便会飞向天际的玩具,象徵着自由,却被培育于试管中。如此的反差,意指着人长大成年后被现实生活绑住,无法像童年时期自由飞翔,然而他解释着这些绑住的事物并非是不好的,而是成长的自然状态。
      ❐ 方舟前行 ❐

        正在进行中的《鳞次郎》系列作品,以金属的鱼鳞状铁片优雅包覆,烤上鲜豔的色彩,如同野生动物「越鲜豔越毒」的保护色。《铁方舟》仍会继续前行,张文坚从材质的应用去表现主题的对比性,使用物件的象徵去讲述自己遇到的人生课题,将「不美好,但应该被保留下来的事情。」的故事置入作品当中,而另外两个系列作品现正发展中,十分令人期待。
      ending slogan
      使用物件的象徵去讲述自己遇到的人生课题,将「不美好,但应该被保留下来的事情。」的故事置入作品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