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车文教基金会:【张绮芳

浏览量690 点赞532 2020-05-29
金车文教基金会【张绮芳 - 金工创作个展】潜藏下的触动金车文教基金会:【张绮芳
    展期

    日期:2018-05-12 ~ 2018-07-08

    地点

    金车文艺中心承德馆(台北市大同区承德路三段131号4楼)

      张绮芳-金工创作个展

      展期:2018 / 05 / 12 – 2018 / 07 / 08

      开幕:2018 / 05 / 12(六)

      时间:週二至週日 早上11点至下午6点

      地点:金车文艺中心承德馆

      地址:台北市大同区承德路三段131号4楼

      电话:(02)2595-9650

      官网



      潜藏下的触动

      「我探寻平凡生活里的细微,藉以连结感知行走的线索。」

      生活之于张绮芳,就像是无数个排列组合的开关,时常引领她触及到意想不到的领域。





      当代金工的牵引

        创作者张绮芳曾在中学时期唸过音乐班,大学踏入商学院,当时她以为往后的人生将每天与数字为伍、认份地待在经贸机构中度过,然而面临大学社团与休闲娱乐的选择时,却诚实投映出她了内心对于艺文的想望。在接触艺文社团的过程中,她也更确定了自己对于艺术的热爱。她在大学毕业那年偶然接触到金属工艺,颠覆了她以往对于首饰的既定印象,在她理解当代首饰的概念与细微之处后,也引起了内心深处的迴响,张绮芳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对于金工的热忱所在。



      物件之间的联想

        学习金工的初始阶段,张绮芳大部份的时间花在练习焊接,期间她发觉自己偏爱模仿日常用品的结构,对于物件之间的开阖、进出的指示,都能挖掘出独特又有趣的联想。特别是在物品与场域之间,举凡附着在包装盒的组装图或说明书、街道上的广告传单、导览地图等,时常能提供张绮芳许多发想的题材。

        张绮芳回想抽屉里堆满她从小到大的收集,有些是残缺而无法组装的零件,有些是裁减后捨不得丢弃的纸张与碎布,她会拿起手边现有的材料剪贴与加工,素材上若有影像、色彩、图腾、结构或触感,经常能激发她的想像,近而尝试组合与拆解的变化,如同她在拼凑着、剪辑着想像中的情节与片段,拼贴再生出新的意识和情感,这是张绮芳在每件作品构思的起点。



        过往跨领域的求学历程,以及在研究所二年级期间于布拉格交换学生的经验,这些历程中对张绮芳的潜移默化,也影响了她观看周遭环境的角度,她开始藉由行走、观察、习惯及经验去探索世界。



        对创作者张绮芳而言,生命过程里酿成的价值观不仅仅是生存的必需,同时也是题材撷取的灵感来源,使她下意识地选定某些材料与画面,似乎有着与他人之间、不同时空的连结。



        她检视过去喜爱蒐集的生活物件,以此作为基础发想,每天面对的诸多物品,此时便具有默示的使用说明、隐藏的符码供她加以诠释。「开关」大概是现代人每天碰过最多次的发明了!有形的如居家电器的按钮、通讯软体的收发、电子资料的存取等;无形的,可将它假想为偶然得到一抹灵感或一句话的启示、与彼此来往的人、身份转换的空间场所等。开与关的过程如阻隔着一层层屏障,亦如抽丝剥茧后揭开了谜底。张绮芳反观自己的作品,它们似乎比「她」更能理解内在的声响,带着什幺样的心情投入,作品总诚实地显现出该有的样貌和情绪,得以让张绮芳在创作构筑中藏匿,或者释放自身。而后她透过作品的展示,透过与观者的对话,才慢慢能够梳理作品试图传递的讯息,同时驱使她去剖析,凝视其底层的微光暗影。





      以开关作为隐喻

        「开关」为贯穿此次张绮芳展览的核心隐喻,是一项事件和情感的按钮或媒介,存在着有形或无形的触动,而能串连起两者之间的流通与作用。第一个系列《一条线的牵引》,以象徵工具的转换,假想人类最原始的开关:物品以绳打结象徵锁上,尖锥物划开绳结象徵解锁,再延伸「结绳」来表徵记事符号。第二个系列《日常运行的轨迹》,转化为居家常见的开关,如:门、窗、箱子的扣锁,加入现成物「耳塞」与「电阻」,她以诙谐手法隐含对于事物隔起屏障、阻挡的语彙。第三个系列《时空途径的交会》,张绮芳以旅行记事为文本,叙述时空的汇集与切换,设定角色使其成为自我定义的开关,藉以比喻每一把能开启未知、引领他方的钥匙。生活里的触动有千万种迷人姿态,她在脑内建构一个以开关为角色的场景,当中建立转化和转移的契机,同时也是另一种对于自我的转译。





      可移动的微型雕塑

        张绮芳选择当代首饰为创作呈现,因其不仅是身上的装饰,同时也是可移动的微型雕塑,作为讯息传递的媒介、创作者个人立场的表徵以及物我情感的凝结。一件金工首饰像个浓缩的剂量,构思过程耗时推敲细节构造与比例,最后她将複杂的概念简化成适切的表情。由于金工创作,使张绮芳有了动机去挖掘更多的可能,釐清过往未曾意识到的生活样貌,从中形塑观照自我的单元体,并刻画每一扇将啓未啓的出入口。



        「我的作品是某个时刻的记录,同时也是生命经验的视觉讯息。」张绮芳期望藉由创作,对日常的连结进行图像的探索与组合,经由自我的转化意涵与符号,开启观者对话和思索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