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车文教基金会:【张献文

浏览量700 点赞517 2020-05-29
金车文教基金会【张献文 - 压克力绘画创作展】无尽之境

《移植∞繁殖计画18》(局部)木板、压克力、铅笔、炭精笔60x60cx5cm,2019

金车文教基金会:【张献文

《移植∞繁殖计画21》木板、压克力、铅笔、炭精笔150x150x5cm,2019

金车文教基金会:【张献文

《迪斯卡佛里16号》木板、压克力、铅笔、炭精笔 30x30x3cm,2019

金车文教基金会:【张献文
    展期

    日期:2019-07-13 ~ 2019-09-01

    地点

    金车文艺中心承德馆

      张献文 - 压克力绘画创作展『无尽之境』
      展期:2019/07/13(六) –2019/09/01(日)
      开幕:2019/07/13(六)14:30
      时间:週二至週日 早上11点至下午6点
      地点:金车文艺中心承德馆
      地址:台北市大同区承德路三段131号4楼
      电话:(02)2595 9650
      官网
        
      ▌无尽之境 ▌
      从建构中探思人与环境的互动关係,以几何与线条叙述时间的故事。

        张献文使用线条、几何形状与对比、相似色,构筑的画面是动态的定格状态,创作的过程是建构却隐喻着破坏。他不刻意追求美,而是于无尽的画面中传递着意念,待观者接收。
        
        
      破坏中构筑的美
          
        大学时期张献文在课余时间,随着社区营照团队拜访竹苗一带的部落,纪录团队与在地人们的访谈过程。作为一位外来者,他观察团队与当地居民的交流,同时反思着两者之间的关係。「人」是他创作的开端,他将对于人与人之间的探索,加入大学时期的创作,后来更进一步地以微观角度绘出人体细胞,探索着自身创作的立足点。
          
        2011年张献文于竹教大美术系毕业后,选择留在新竹铁道艺术村驻村,这段期间他不断尝试着使用各种媒材创作。当时台湾都更的社会事件让他注意到,人与环境之间的议题「走在街道上,时不时会看到被围起来的工地现场,我总会停下来,看着笨重巨大的水泥、刚硬的鹰架、高耸入云的吊臂,这些城市建筑是我们人类在这块土地上具体的创作,而我则将建筑图转化成符号、线条来表达我们与地的关係……。」
        
        驻村这段期间,他尝试着使用粉彩加入凝胶、压克力颜料来创作,堆叠的颜料经过打磨后充满层次的质感令他联想到「打磨」这般破坏的行为,产物却是美好的「我们以美来包装了丑陋的事物。」在城市的建设与发展下,人类对于原始环境的破坏也是如此。
      细节中的语彙

        「柏拉图认为艺术是对世界的模仿,而在这里被模仿的是人类对生活的追求。为了填补欲望我们与自然竞争,在不断的开发过程中,仅存的自然土地慢慢地消失。」儿时曾居于云林一段时间,乡间的三合院、铁皮与废弃建筑,几何的空间线条是张献文空间线条的资料库,善于观察空间中的透视线条并转化为创作的素材。
        
        张献文以压克力与油彩、複合媒材于正方形木板材上创作,尺寸从最小为30乘30公分,最大为150乘150公分。需解构又重组充满透视感的画面,让人不禁想问是否在草图上花费许多功夫?张献文表示他没有画草图的习惯,反而是开工前会盯着空白底板在脑中构思底色与线条的分布,尺寸越大的作品需要越多时间,最久曾看了四、
      五天才开始动工,当他卡关的时候便会换转注意力在其它作品,同时进行的创作方式也让他的作品彼此有一定的视觉呼应。以平涂方式打底完成后,以纸胶带直线黏贴切出色块面进行上色,因木板的毛细孔现象会使颜料晕染扩散,因此胶带的贴合度与颜料的浓度掌控便为重要的因素。
        
        在他的作品细节中,默默隐藏了创作语彙。在形的叙述上,他使用正方形三夹板创作,隐喻着土地面积方正的计量单位。作品中主角担纲的破坏者「 三角形」皆为锐角三角形;而在色彩上,使用经过调合的混色,寓意着「人为」再造,与创作中对于开发建设不可逆的意味相应。作品多为使用深蓝与灰色做为主调,对创作者张献文来説深蓝与灰也代表着宁静与安全感,画面中的「外来者 」三角形则是佔有鲜豔的色彩于画面中跳脱出来;保留底板木纹的区块则意味着土地的原始未开发区域。作品中的粗重的线条如同钢铁般划开画面,如同人类对于土地的直接暴力;轻若虚无的支线又仿若与未来的连结。线条串联着过去与未来,是过程也是人类对未来的无尽想像「虚虚实实的线指引着观者来到一个属于自己的记忆角落,或许回想起曾经走过的街景,也或许是对未来生活的一瞥。」
      创作中的反思    
          
        生活中的物慾是否有其必要性?也是张献文在探讨环境议题之外,衍伸出的疑问句。为开发建设先有了破坏,他将这样的状态转化于创作中,表述着这样一个循环关係的再製空间,画面像是开发中的设计蓝图,也如同宇宙外太空的视觉,加入平面与3D空间概念,拆解重组后的色块把既有的画面切割出新的虚拟空间,虚与实的交错,堆叠出不安定的感受,彷彿要遗失在这无垠的框架中。  
          
        张献文认为「脚下的这片土地一直承载着人们对于城市建构的冀盼,如同作品中层层堆叠在木板上的色块,形形色色、五彩缤纷,也许某天一直温柔支持的这片大地,会因人们的梦想太重而失去平衡,又或是如同英国诗人威廉·华兹华斯所说,世界对我们而言太沉重,致使我们失去本心,拉开了我们与大自然的距离。」

        在未来他希望能以不同形式的创作来突破自我,底材改为使用原木,并将尺寸缩减为易于收藏摆设的大小,并尝试不同的表面质感与素材、以及半立体的框架,创造新的可能性。